| | 添加收藏 / 設爲首頁
首頁 法院概況 新聞中心 司法公開 訴訟指南 法學園地 法苑文化 執行信息公開 視頻在線 專題報道 民意溝通 機構設置

 

連帶責任保證中保證期間適用的疑難問題辨析

发布时间:2019-04-22 14:56:55


    保證期間是保證法律關系中的特有制度,債權人未在保證期間行使權利,則保證人的保證責任被免除。保證期間可以由當事人約定,未約定保證期間的,保證期間爲主債務履行期間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內,但保證期間不發生中斷、中止和延長的法律效果。在審判實踐中,對于未約定保證期間的六個月起算點如何確定,爭議較大。本文就未約定保證期間的反擔保、分期付款合同保證、債務到期後提供連帶保證等情形下,六個月保證期間的起算問題進行探討。

    一、反擔保未約定保證期間的應從擔保人實際履行擔保責任之日起算

    在反担保合同中没有约定保证期间的,六个月反担保期间的起算点如何确定,有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反担保的保证期间应当从担保人实际履行担保责任之日起算,未约定反担保期间的,担保人超过六个月未主张权利的,反担保人不承担责任。第二种观点认为,反担保系基于担保人为实现其追偿权而设立,未约定反担保期间的,保证期间自担保人向债务人或反担保人主张权利之日起算。第三种观点认为,反担保责任不存在“期间”问题, 担保人只要在诉讼时效内起诉, 反担保人就应该承担责任。笔者赞同第一种观点。

    1.反擔保應當適用保證期間的有關規定。第三種觀點主要認爲追償權是特殊的債權請求權,我國法律並沒有明確反擔保的保證期間問題,適用六個月的保證期間對本擔保人不公平。實際上,無論是本擔保還是反擔保,其權利客體都是對于債務人的債權請求權,本擔保人向債權人清償債務後,取得了基于債權人的代位追償權,成爲債務人的新債權人,反擔保人實際上是該筆債務的新擔保人。擔保法第四條規定,第三人爲債務人向債權人提供擔保時,可以要求債務人提供反擔保。反擔保適用擔保法的規定。即反擔保適用擔保法及司法解釋關于保證期間的規定,並不存在對本擔保人不公平的問題。同時,保證期間的設置目的在于督促債權人及時主張權利,本擔保人亦可以在簽訂反擔保合同時約定較長的反擔保保證期間,以維護自身合法權利。如果擔保人自身疏于維護自身的權益,讓反擔保人承擔相應的不利後果,違背責任自負原則。

    2.反擔保債務不適用寬限期的規定,六個月保證期間自本擔保人履行擔保責任之日起算。根據民法通則第八十六條和合同法第六十二條規定,對履行期限不明確的債權,債務人可以隨時向債權人履行,債權人也可以隨時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但應當給對方必要的准備時間。“必要的准備時間”即爲“寬限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幹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擔保法解釋)第三十三條規定,主合同對主債務履行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的,保證期間自債權人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的寬限期屆滿之日起計算。即債權人對債務人主張權利,並提出合理的寬限期使主債務履行期得以確定,沒有約定保證期間的,保證期間自寬限期屆滿之日起算六個月。由此,只有在主債務履行期限不確定的前提下才賦予債務人寬限期,訴訟時效也自寬限期屆滿之日起算。訴訟時效雖然與擔保期間的功能目的和法律效果不同,但訴訟時效和保證期間一般都是從債務已屆清償期起算。在反擔保關系中,本擔保人自清償債務之日起取得對債務人的追償權,法律亦規定本擔保人自清償債務後起算訴訟時效,說明該債務已屆期,本擔保人可以直接向主債務人追償,並無寬限期的適用余地,故保證期間自擔保人承擔責任之日起算。此外,如反擔保適用寬限期,六個月保證期間的起算時間自主張權利之日起算,變相導致保證期間制度在反擔保中形同虛設,本擔保人和反擔保人未約定保證期間的起算點和時間,反而對本擔保人更爲有利,顯非合理。最高人民法院在“什邡市龍盛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廣漢市三星堆汽車客運服務有限責任公司與四川欣融融資性擔保有限公司債務追償糾紛申請再審案”((2013)民申字第1578號民事裁定)中認爲,“反擔保是爲了保障保證人承擔擔保責任後實現債務人追償權而設定的擔保,反擔保責任的履行應以保證人已履行擔保責任爲前提。主合同的保證期間與反擔保人的保證期間二者適用的起算規則不同,反擔保人的保證期間應當從擔保人實際履行了擔保責任之日起計算”。

    二、分期付款合同的保證期間原則上從最後一期債務到期之日起算

    關于分期付款合同保證期間的起算,司法實務中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爲,應從最後一筆債務的履行期屆滿之日起算;第二種觀點認爲,應從每期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算。筆者贊同第一種觀點。

    1.分期付款保證期間的起算應參照訴訟時效的原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五條規定,當事人約定同一債務分期履行的,訴訟時效期間從最後一期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保證期間與訴訟時效都以債務已屆履行期限爲起算時間,保證期間的起算應參照訴訟時效的規定,從最後一期債務履行期間屆滿之日起算。

    2.從債的整體性角度分析。分期付款債務在整體上爲同一債務,分期履行並不導致債務同一性的喪失。基于債務的整體性特征,在債務人就某一期債務到期未清償時,債權人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條預期違約的規定,主張分期付款的全部債務提前到期。由于保證具有從屬性,主債務提前到期的,保證人開始承擔擔保責任,保證期間起算。就交易常理而言,在分期付款合同履行過程中,即便債務人未清償某筆到期債務,債權人基于對債務整體性的合理信賴,等最後一期債務到期後一並主張權利亦爲正常現象。同樣,作爲連帶保證人,如其爲整體債務提供擔保,從最後一期債務履行期屆滿起算保證期間,並不違背其真實意思,未損害其權益,符合擔保的從屬性特征。

    3.如果分期付款擔保人僅就其中一期或幾期債務提供擔保,結合保證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可以認定保證期間的起算點爲某期債務履行期。需要注意的是,主債務和擔保期間的起算點一般具有一致性,雖然原則上都是從最後一期債務到期後起算,但並不意味著在此之前債權人不能向債務人和擔保人就單筆或多筆到期債務主張權利。有疑問的是,保證期間未起算,債權人卻可以就某期到期債務主張權利,邏輯上難以自洽,但無論是訴訟時效還是保證期間的適用,都涉及債權人、債務人和保證人三者之間的利益平衡,主債務訴訟時效自最後一期債務到期後起算,且不影響債權人就每期債務到期後向債務人主張權利,在于保護債權人利益和合理信賴,基于同樣的法理,保證期間從最後一期債務到期日起算也不應影響債權人就部分到期債務向從屬性的保證人主張權利。

    三、債務到期後提供連帶保證的,自債權人主張權利之日起算訴訟時效而非保證期間

    債務到期後,第三人承諾對未清償債務承擔連帶擔保責任,對于該行爲的法律性質,有不同觀點。筆者認爲,該保證責任不同于一般意義上的連帶擔保,應當認定第三人與債權人之間形成新的債權債務關系,實質上爲並存的債務承擔。

    1.爲到期債務提供連帶擔保形成新的債權債務關系。一般而言,連帶擔保債務具有或然性,即在主債務尚未到期時,保證人是否承擔擔保責任並不確定,故我國擔保法規定了未約定保證期間的,自債務到期之日起算六個月保證期間。但第三人對已到期債務提供連帶擔保,該擔保責任並不具有或然性,而是確定性的債務承擔,即成立新的債權債務關系。盡管從擔保人的真意表達而言,其確有爲到期債務提供擔保的意思表示,但其承諾爲確定的到期債務提供擔保,且未免除債務人的債務,其法律效果更接近于並存的債務承擔。當然,債務人未履行到期債務後,債權人給予其寬限期,在寬限期內,第三人提供擔保的,依然爲保證關系。

    2.爲到期債務提供連帶擔保自主張權利之日起算訴訟時效。保證期間爲保證的特有制度,而第三人對履行期屆滿後的債務提供連帶保證的,實爲並存的債務承擔,保證期間的適用前提不存在,應適用訴訟時效制度。故第三人對已到期債務承諾提供連帶保證的,訴訟時效自承諾的還款期限到期後起算三年訴訟時效。

    (作者單位:華東政法大學)

文章出處:中國法院網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