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添加收藏 / 設爲首頁
首頁 法院概況 新聞中心 司法公開 訴訟指南 法學園地 法苑文化 執行信息公開 視頻在線 專題報道 民意溝通 機構設置

 

股東知情權執行中的問題及解決路徑

发布时间:2019-04-22 14:54:16


    近年來,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深入發展,公司類案件糾紛日益增加,大量公司類案件進入到法院的審理執行程序中。因公司法及相應司法解釋對諸多相關問題未明確規定,股東知情權案件成爲司法實務當中的一個難題,尤其是執行中表現得比較突出,影響了股東知情權執行的規範和效率,損害了司法公正和權威,亟須采取措施予以應對。

    一、存在問題

    會計賬簿查閱的範圍不明確。公司法第三十三條對股東查閱的對象進行了列舉式規定,其中包含對會計賬簿查閱,但沒有規定可以查閱公司會計憑證。在執行過程中,申請人因發現公司會計賬簿的疑點,需要查閱會計憑證予以核對,被執行人公司往往以法律沒有明確規定爲由拒絕予以提供,故即使通過查閱會計賬簿發現公司存在的問題,也不知道問題症結所在,使得股東知情權在一定程度上“虛化”。

    對會計賬簿查閱方式理解不統一。根據公司法第三十三條第二款規定,股東可以查閱會計賬簿,是否只允許查閱而不允許複制,公司法沒有作出更詳細規定,在理論和司法實踐中存在不同理解。

    材料缺失如何執行。依照公司法規定,公司是一個完整的組織體,其在運作過程中應全程“留痕”。但在案件執行過程中,被執行人或出于隱瞞真相達到某種目的,或因管理不規範對某些重要的經濟活動未做記載,提供的股東會決議、會計材料賬簿等材料不全,導致申請執行人申請查閱、複制公司的材料難以看到,影響了申請執人權利實現。對此,被執行人公司和公司管理層應承擔什麽義務,法律未做明確規定。

    結案方式難以確定。股東知情權執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幹問題的規定(四)》(以下簡稱《公司法司法解釋四》)相關條文的理解,是要求被執行人在一定時間、地點提供有關公司特定的資料。在司法實務中,被執行人由于各方面原因,包括執行標的物客觀上已經毀損、滅失等原因,無法提供完整資料,致使案件難以執行下去。在這種情況下,究竟如何結案,存在有不同做法,有的法院直接予以終結執行,有的法院在窮盡其他措施後予以終結執行,有的直接要求申請執行人撤銷執行予以終結。

    二、相關對策

    在相關立法中明確賬簿查閱範圍。公司法第三十三條對股東查閱的對象進行列舉式規定,但沒有規定可以查閱會計憑證。在《公司法司法解釋(四)》征求意見稿第十六條原規定可以查閱原始憑證,後由于爭議較大,最終在通過時刪除了規定。筆者認爲,將會計憑證納入到會計賬簿查閱權範圍內,是現階段規範公司治理現狀的必要舉措,也是能從實質上保障股東知情權的監督效能和其他權利的行使。我國公司內部治理中在一定範圍內存在公司不誠信經營行爲,出于“上市”、逃稅等目的,蓄意對會計信息進行操縱,一些公司存在多本會計賬簿,這些賬簿上反映的信息,有的是真實的信息,有的則是虛假信息,對于不具有專業知識的股東來說難以辨別真僞,即使專業會計人員在只看會計賬簿的情況下,有時也難以分別真假。若只允許查閱會計賬簿,一概不允許查閱作爲會計賬簿的依據會計憑證,將難以保證股東對賬簿查閱權行使,股東知情權將流于形式。日常的會計流程,是先查閱賬簿,而後根據賬簿的內容核對相關會計憑證,然後發現會計賬簿存在的問題,將會計賬簿查閱權內涵延伸到會計憑證。公司法第三十三條的價值取向是爲保護中小股東的合法利益,而會計憑證是反映公司經濟活動的書面材料,是股東了解公司運營、財務狀況的最爲直接的材料,是中小股東防止公司大股東侵犯其權益的手段,故對會計賬簿及與之相關的會計憑證一並予以查詢,符合該法條的本意。

    會計賬簿“查閱”內涵廣義理解。公司法第三十三條第一款規定,股東可以查閱、複制股東會決議、董事會決議等材料,而第二款規定股東可以查閱會計賬簿。比較第一、二款規定,對于不同材料,法律似乎采取了不同的態度,即會計賬簿只允許查閱不允許複制。但筆者認爲,面對繁雜的數字記錄,股東如果無法摘抄會計賬簿,股東知情權行使無法真正得到保障。

    明確材料缺失責任主體與責任承擔方式。公司法應明確公司法定代表人或實際控制人等人員作爲提供相關材料責任主體,在無法提供材料時,必須說明原因,根據不同原因情形,法律明確責任方式。比如屬于違反會計法制度規定,可以向相關部門發出司法建議並提出處理意見;或者是屬于公司制度不完善所致,建議由市場監督部門處理;屬于故意拖延的,對相關責任人依法采取罰款或者拘留等措施。

    結案方式統一。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案件立案、結案若幹問題意見》第一條、第十四條、第十七條規定,股東知情權案件屬于執行實施類案件,此類案件結案方式包括執行完畢和終結執行,執行完畢包括自動履行完畢和強制履行完畢,或者終結執行中申請人與被執行人達成和解協議且履行完畢,上述結案方式都是屬于股東知情權案件可以順利執行的情形,但在會計賬簿、董事會決議、股東會決議等資料全部滅失或部分滅失,作爲被執行人公司只能提供部分材料或者不能提供材料,申請執行人又不願意放棄權利的情況下,如何保障當事人權利,並如期實現結案目標?筆者認爲,在執行該類案件過程中遇到不能提供或者部分提供這種情形,應屬于執行不能情形,應要求被執行人說明部分材料或者不能提供材料原因,根據原因采取上述第三項所述對策追究責任主體相應的責任,並對案件做終結執行裁定。

    (作者單位:江蘇省揚州市邗江區人民法院)

文章出處:中國法院網    

 
 

 

關閉窗口